新闻.奇闻.中国 www.QiWen.Cn

奇闻网(QiWen.Cn)旗下系列站点,奇闻趣事尽在奇闻中国

  • 社会奇闻
  • 不解之迷
  • 自然奥秘
  • 天下奇人
  • 彩票趣闻
  • 腐败贪官
  • 鬼故事篇
  • 恐怖长篇
  • 故事连载
  • 灵异事件
  • 史海钩沉
  • 考古发现
  • 骗术解秘
  • 谍海风云
  • 两性趣闻
  • 网络人生
  • 解梦圆梦
  • 目击实录
  • 科学之谜
  • 科技发明
  • 飞碟探索
  • 天灾人祸
  • 听评书
  • 图片新闻
  • 首页 >> 鬼神传奇 >> 短篇故事 >> 新闻正文 【手机请访问qiwen.cn】

    算命 评书 连环画 郭德纲 恐怖悬疑 艾宝良专辑 有声文学 科幻小说 侦探故事 希区柯克 幽默笑话 单田芳

    窗外的女子(韩国) 上

    发布时间:2006-7-15 20:56:38 阅读:

    和表情令我非常恐惧,她龇牙咧嘴,整张脸都扭曲了,眼神里充满了仇恨。我还没反映过来,她已经掉了下去。

      那时候,我心里非常震惊,虽然和她对视的时间不到一秒,可那张脸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。还没等我回过神来,只听到外面有人大叫着:“有人死了!有人死了!快叫救护车!”

      我后来才知道那个女人就是那个自杀的女人!而我当时正好遇到了她自杀的一幕!

      那天晚上,我不敢睡在自己的房间,因为每次我要睡着的时候,耳朵里都会传来那个女人的尖叫声,脑子里不断浮现出那张扭曲的脸和充满怨恨的眼光。

      每天我都拿着被子去爸爸妈**房间和他们一起睡觉。可我一睡着就做噩梦,梦到那个女人站在我房间的窗前,一边尖叫,一边不停地对我说:“看着我……看着我……”我每天都在噩梦中大叫着醒来,我的爸爸妈妈也快受不了了。我几乎每天都想着那件事,再也无法专心学习和生活,爸爸妈妈最终决定搬家。

      可是这件事情完完全全影响到了我的人生,我最终还是放弃了学习,找到了一份电影院的工作。已经好多年了,那个女人还是常常出现。我去医院看了心理医生,可是没有丝毫的效果。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人生会变成这样。”

      他说着又喝了一大口。

     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今天对我这么热情,因为那件事情以后他身边已经没有一个朋友。今天偶然的相遇,令他非常激动。

      那天,他喝了个酩酊大醉,我将他送回了家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去过那家电影院,因一想到他那可怜的遭遇,我的心就会沉重起来。

      我上大二的时候,有一次偶然路过那个电影院,便想起了他。于是就去电影院找他。可是找不到他,就询问电影院的员工。

      那个员工用满脸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说:“你为什么要找那个神经病?他已经被逮捕了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?”我非常吃惊。

      “他在电影院里经常值夜班,常常对着空气大骂。我们问他,他就说有个女人一直跟着他,看着他,所以大家都不太乐意和他在一起。有一次,他单独在电影值夜班,居然自己放火,引起电影院火灾,所以被抓了。”

      听了那个员工的话,我感到深深的内疚,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对他多关心一点儿,可能他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。”

      承俊和仁锡听着都叹了一口气。

      “我为什么要说这个?哦,对了,仁锡,那个窗外的女人和你刚才说的不是很象吗?我觉得你应该去查查你们那幢公寓是否有过自杀的女人,可能就能找到答案了。”

    窗外的女子(5)

      仁锡听了我的话,脸色更阴沉了,看来他还没有从那件事情的阴影中回过神来。

      承俊皱了眉头,说道:“听了一翰说的,我也想起一件事。”他开始说了起来:

      “这是我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故事。有一个人乔迁新居,可是每天晚上三点钟,卧室里总会传出奇怪的音乐,那音乐象是有人打开了一个音乐盒,缓缓放出。他一走出房间,那音乐就停了,似乎只出现在他的卧室里。有一天晚上,他做了一个梦。梦见一个男人用榔头打着他的头。他吓得从梦中惊醒,耳边又传来那音乐盒的音乐声,“丁丁冬冬”。从那以后,他几乎每天都会梦到同一个场景,惊醒后就会听到同样的音乐。他始终找不到声音的来源。

      直到有一天,他突然闻到卧室里有一股恶臭。他随着气味找去,发现那味道是从固定在墙上的衣柜里传出来的。于是,他打开了衣柜,发现衣柜里面的木头都非常潮湿,那味道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。

      他开始把一衣服一件一件地拿出来,寻找原因。开始他以为是二层的阁楼漏水,渗透到衣柜里。于是他爬到二楼,可是二楼丝毫没有漏水的痕迹。他便将衣柜壁上的水擦干净,也没放在心上。

      可是,过了几天,他却发现,那些水又渗了出来,而且那股臭味越来越浓。他非常疑惑,就叫来了工人,将柜子内壁打破。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,柜子和墙的中间藏着一具尸体!尸体的头部被人打破,腐烂得很严重。

      他们赶紧报警,警察经过调查,发现那具尸体是当年这座房子的建筑工人。经过警察的努力工作,终于找到了真凶。凶手是这个被害者的同事,他们某天喝酒的时候产生纠纷,他错手杀死了他的同事。当时这座房子还在建筑中,所以他便将尸体埋在了墙上。

      当房主看到凶手的时候,他非常震惊。那张熟悉的脸就是每天在他的梦中出现的拿着榔头砸他头的男人。

      更恐怖的是,那具尸体手上的电子手表的闹钟,就是每天他听到的音乐,可是那个手表的电池早就没电了,那声音是怎么来的呢?

      我和一翰想得一样,仁锡,你最好找找你的房间里有没有女人的尸体。”

      我们都开始觉得那个公寓有问题,似乎鬼魂只会出现在他们死去的地方,会不会那里以前是个公墓呢?

      “刚开始我和你们的想法差不多。所以我去四周打听了一番,结果听到了另人吃惊的事。”仁锡说。

      窗外的女子(6)

      “你们先听我把刚才的话说完吧。”仁锡又开始压低声音说了起来:

      “我的水从口中喷了出来。这次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张脸,而且是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!我吓得一口气跑下楼,打的去了我先辈东军的家。一想到那恐怖的一幕,我就不想回家。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,我也不好意思长住,只能硬着头皮又回家了。走小公寓楼下,碰到公寓的管理员,他正在看着电视。看到我走进来,转过头,用非常吃惊的表情看着我。

      我心里很奇怪,我和平时和管理员并没有打过交道,为什么他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。

      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      “没什么,没什么,我看错了。”管理员慌乱地说。

      “什么看错了?”我继续追问。

      “刚才我在看电视,听到有您进来的声音,看到您身后……哎,应该是我看错了吧,您快进去吧。”他摇着头说。

      我不满地看了他一眼,走到电梯旁。真背,电梯居然停在15楼,我按了按向下键,在门口等着。走廊上只有我一个人,我感到背后凉凉的,一种不祥的感觉浮上心头。这时,电梯到了一楼,门打开了,我踏了进去,按下九楼的按钮。门缓缓关上了,开始向九楼上升。

      “叮……”电梯突然停了,我抬头一看,是四楼。四楼有人住吗?我正在奇怪,门慢慢打开了,门口一个人也没有。我的心开始扑通扑通地跳起来,门又自动关上了,开始往上升。

      “叮……”电梯又停了,我一看,是五楼。门打开,依旧没有人。

      这样的情况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在六楼,七楼,八楼,我屏住呼吸,等着电梯快点到达九楼。虽然每次电梯开门,门口都没有人,我却能明显得感觉到每一次都有人踏进电梯,似乎有一些看不见的人,慢慢向我挤来。

      终于到了九楼,我迫不及待地想跨出电梯,就在那一刹那,电梯突然“吡吡”地想了起来,我回头一看,居然是电梯超载的警报!

      莫非是电梯坏了,我心里非常惊慌,急忙从电梯里出来,没想到电梯门在这时突然快速地关上了,夹住了我的一只脚!我一个踉跄,摔倒在电梯外。电梯门碰到了我的脚,又慢慢地打开了,我一把拉出我的脚,往电梯里望去。天!电梯里居然站着一个女人!

      我身体里的血液一下子涌上脑袋,我又一次晕了过去。

       窗外的女子(7)

      第二天早上,我被管理员叫醒,才发现自己一整晚都躺在电梯门口。

      “先生,你为什么在外面地上睡觉?”管理员问道。

      “哦,我昨天晚上酒和多了,出电梯的时候摔到了,就睡着了。”我不想跟他多说,:“对了,昨天晚上电梯有没有坏掉?”

      “没有啊,电梯正常啊。对了,昨天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女人,去哪里了?”管理员突然问道。

      “哪个女人?”我皱起了眉头。

      “昨天晚上你回来的时候,跟在你身后的那个女人啊。因为她的样子非常奇怪,所以还把我吓了一大跳呢。您还记得吧?后来你们不是一起上电梯了吗?”管理员说。

      “没有啊,昨天是我一个人上的电梯。那个女的长什么样?”我问道,内心开始升起恐惧。

      “眼睛很大,脸上没有一丝血色。说实话,看上去有些恐怖。我以为是你的朋友,所以也没多说什么。”管理员回答说。

      听了他的话,我一下子站了起来,甚至连句谢谢都没和他说,就往家跑。

      我关上门,径直走到床边,躺了下来。我的心里非常累,想着管理员的描述,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
      在梦里,我又一次看到了那个女人,她不停地用她那长长的指甲疯狂地刮着我的脸,慢慢把我的眼睛挖出来,我甚至都能听到她的指甲刮擦着我的骨头的声音。

      我撕心裂肺地大叫着,一下醒了过来,浑身大汗淋漓。

      我不知道我睡了几个小时,看着窗外天已经黑了,又一个夜晚。

      我坐起来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:“最近我究竟是怎么了,无法专心工作,总是看见幻觉,频频作噩梦。哎!”

      我摸了摸咕噜咕噜叫着的肚子,打算出去吃饭。

      走到门外,我开始犹豫,究竟是走楼梯还是坐电梯。就在我还没决定的时候,突然听到走廊里有人大喊,那声音非常凄惨,就象是在被人虐待似的。

      “难道又是我的幻觉?”我竖起了耳朵,这声音越来越大,就象是一个人面临死亡前那绝望的呼喊。我突然意识到,这不是幻觉,于是我赶紧开门进屋,用公寓对讲机打给管理员,让他赶紧上来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      我焦急地等着管理员,这时,那声音却越来越小,慢慢变成了呻吟。

      “是不是有人遇到了麻烦?”我非常心急,来不及再等管理员赶上来,又开门循着声音找去。

      我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,我站在那家门口仔细地听着,这时,里面的声音突然一阵大叫,便再也没有了声息。

      这时,管理员也赶到了,他用钥匙打开那一家的门,和我一起走了进去。

      窗外的女子(8)

      里面的卧室灯开着,我尾随着管理员走了进去,却看到了骇人的一幕。卧室的墙上到处都是血迹,床上躺着一个男人,四肢都被绳子绑着,已经死了。我们靠近一看,发现这不一具普通的尸体,他的手指每一个关节都被刀切断了,白白的骨头露了出来,令人毛骨悚然。不仅如此,他身体的每一个关节都全部被切断了,很明显,这具尸体是被人分尸以后又重新拼凑起来。我似乎在我工作中的照片上,看到过这样的情景。我转头看了看管理员,他浑身发抖,呆若木鸡。

      “快叫警察吧!”我大声说。

      可是他似乎没听到我说的话,只是不断地重复着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      看上去,他完全被吓到了。

      于是,我赶紧用手机报了警。我和管理员走到外面的走廊上开始抽烟,一言不发。

      不一会,警察便赶来了,一些警察开始保护现场,一个警察走过来开始对我们做询问笔录。

      警察似乎很怀疑我,他让我们又重复了一次发现现场的动作,从我听到那个声音开始,一直到我报警,让我们再机械性地重复了一次。

      管理员很配合警察做笔录,但是他却死也不愿意再去那个房间。虽然我也很害怕,可是管理员看上去有些害怕过头了。

      “你和被害人认识吗?”警察问管理员说。

      管理员突然很激动地说:“你这么问什么意思!他只是我们这楼的住户,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!“

      警察兢兢业业地做着调查工作,一直盘查我们直到十二点。我筋疲力尽地回到家,开始担心他们会看到我工作相关的杂志而怀疑我。

      现在该是告诉你们我的工作的时候了。”

      仁锡抬起头,看了我们一眼,继续说道:

      “我的工作是,通过网站卖给客户他们收藏需要的物件。但和别的代理公司不同的是,我提供的都是平时很难看到或找到的东西,比如说一翰你以前看到的被虐待和四分五裂的尸体的照片。因为我觉得,人的好奇心和保密的欲望是

    此新闻共有31 2 3

    向您的朋友分享本文章 或这里闲聊群号 433677925 奇闻中国有声读物资源

    更多


    相关新闻

    精选视频推荐

    图片推荐

    最新奇闻

    热点奇闻

    推荐奇闻

    www.QiWen.Cn 鄂ICP备05001305号